• 北京道路停车改革实施 破解城区停车难依旧任重道远
    发布日期:2019-08-15 10:29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召开,会上提到北京道路停车改革和电子收费工作有序推进,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停车资源挖潜不充分、泊位利用率低等老问题依然存在。并称将于2020年出台“停车信用机制实施办法”,尽快构建停车信用奖励和联合惩戒机制。

  随着城市不断发展,车位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停车难成为困扰民生的一大焦点问题。本报自今日起推出“聚焦城区停车难”系列报道,深入挖掘停车难背后的原因,全面探寻解决之道。

  ●自北京市2019年开始实施道路停车改革以来,已累计处罚违法停车272万起、同比增长10.6%,清拖车辆2.3万辆、同比增长32.5%

  ●目前,停车资源挖潜不充分、停车泊位利用率低、违法停车现象时有发生、常态化管理不到位等问题依然存在

  ●坚持不懈依法破解交通领域长期存在的一些痼症顽疾,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的“大城市病”,尽快围绕新规出台配套制度,营造规范有序的交通环境

  自北京市2019年开始实施道路停车改革以来,已累计处罚违法停车272万起、同比增长10.6%,清拖车辆2.3万辆、同比增长32.5%。近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在作相关执法检查报告时称,当前北京市还存在停车资源挖潜不充分、停车泊位利用率低、违法停车现象时有发生、常态化管理不到位等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北京市目前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600万辆,其中小客车519万辆,而车位总数为400多万个,停车位的缺口有100多万个。此前,北京“车多位少”引发道路两旁乱停车、乱收费的现象十分严重。

  如今,北京市停车改革新政实施已有半年多,其中有哪些先进做法?又存在哪些现实难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以下简称《停车条例》)自去年5月1日施行以来,停车入位、停车付费、违停受罚的要求得到贯彻实施,道路停车改革和电子收费工作有序推进,基本杜绝了乱收费、黑收费和议价现象。”李伟在报告中指出,自今年1月实施道路停车改革至7月中旬,在新施划的道路停车位停放过的车辆达到271万辆,累计服务车次1261万次,产生计费订单618万单,金额实缴率71%;居住停车区域认证工作取得进展,城六区为符合条件的2。96万辆车办理了居住认证。

  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姜女士没有车,从居住体验来说,她对北京实施道路停车改革以后出现的变化深感欣慰。“以前,周边乱停车现象普遍。如今,划了线,有了禁停标,全是电子收费,规范很多。”姜女士说。

  不过,同住一个社区的陈先生却不完全认同,因为“现在停车更费劲了”。据陈先生介绍,虽然社区周边有政府统一规划的“白虚线停车位”,可享受优惠停车,但因为符合条件的人多,车位又有限,所以需要摇号中签后才能有停车位。“以前,没画车位时道路两边都能停车;如今,画了车位有人管了,只能在道路一边停,车位肯定是变少了。”

  据了解,北京此次停车改革,将道路停车位分为白实线停车位和白虚线停车位,白实线停车位主要用于出行停车,实行电子收费;白虚线停车位用于周边居民经认证车辆的居住停车,实行自治管理。对于这个新政策,很多老城区的市民都很期待,但如今政策落地之后,在细节上仍有不少需要调整改善的空间。

  对于白虚线停车位,在北京朝阳望京地区上班的李先生认为,北京市城六区3万左右的认证车辆显然过少,“我们小区周边就没见过那种认证车位”。

  那么白实线停车位目前的运行情况如何?《法制日报》记者在北京朝阳望京街道看到,不少白实线停车位都空着。

  据车主李先生介绍,这里的路边在以前“铁定是停满了”,不过一年前开始试点,现在路侧都由摄像头自动采集停车信息,看马报下载什么网站,虽然价格标准没变,但以前可以和收费员议价“包天”或者“包月”,现在这种不合规的优惠没了,“按照标准,上一天班就得交近百元停车费,一个月就得上千元,有几个人停得起?如今,周边的主路上都有很多违停车辆”。

  这样的情况并不算少数,在北京市东城区和西城区,停车收费标准更高,路侧停车位空置现象更明显,而在周边的胡同、小巷,则车满为患。“贴条一次罚200元,但不是天天贴,算下来也比停在路边的停车位里划算。”王女士这样和《法制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和王女士有一样想法的车主并不少。记者还注意到,在部分辅路较宽的路段,还出现了车位空着、自行车道上却停着不少车的情况,车主称,这样停车后,路边的停车探头拍不到车牌,相当于免费停车。

  “实线车位白天收费相对较高,不过夜间很便宜。”路边停车引导员孙先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即使在收费最贵的“一类地区”,到了晚上7时至次日7时,就进入了夜间标准,每两小时收1元,停12小时也就6元钱,不足两小时不收费。并且,不论是否取得了居住停车认证,全北京夜间道路停车都是这个标准,“可能是宣传还不够,很多人对这点并不知情,他们宁愿冒着被罚的风险也不停在正规车位”。

  基于价格、宣传等因素,车位的利用率在某些区域其实并不高。来自北京市东城区的统计数据显示,东城区居民基本停车需求为13.4万辆,但居住停车泊位仅有7.8万个,存在5.6万个缺口。而社会单位、公共建筑配建停车泊位夜间空置率在60%以上。

  这样的矛盾不止发生在东城区。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访北京市朝阳区南湖东园二区发现,在南湖东园K4区范围内,共有248个车位,经营单位为北京首开望京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收费标准为白天(7点至19点)小型号车0.5元/15分钟,大型车1元/15分钟;夜间(19点至次日7点)小型号车0.5元/15分钟,大型车1元/15分钟。此外,据南湖东园二区停车管理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这个小区共有近700个对外租赁车位,其中固定车位200多个,租金为每年1600元,其余均为散停车位,每年收取1100元。

  据不完全统计,南湖东园二区有住户2000多户。据住户郭先生介绍,早在十多年前,这个小区内的车位就已饱和,周边道路违停现象突出。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小区内数条主要道路两侧均停满了车。

  让郭先生不解的是,小区周边的商场门前有不少车位,到了夜间即便空置也不对外开放。记者看到,在小区旁边中福百货附近有一个停车场,共计31个车位,经营单位为北京泽隆鑫业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全天24小时收费标准为小型车2元/15分钟。

  “有时下夜班回家后,绕着小区内外转好几圈也找不到车位,只能违停,吃了不少罚单。”郭先生说,但很多饭店、超市都存在拒绝市民夜间停车的现象。他期待,政府能积极挖掘夜间停车资源,而不是用一句“没招儿”来搪塞。

  在近日召开的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有代表结合自身经历介绍:“我住的小区周边拆腾出一片空地,准备用于绿地建设,我建议利用空地建一个大型地下停车场,上面做绿化,政府答复说由于缺少资金难以实现。”这位代表认为,北京市政府应通盘考虑解决车位紧张问题,统筹资金和政策予以推进,才能做到挖潜停车资源。

  也有第三方调查显示,八成以上受访人士认可和期待公共建筑停车位共享。去年年中开始实施的《停车条例》规定,推进单位或者个人开展停车泊位有偿错时共享;停车设施管理单位应当予以支持和配合,并提供便利;公共建筑的停车设施具备安全、管理条件的,应当将机动车停车设施向社会开放,并实行有偿使用;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具体办法,有序推进停车设施开放工作。

  然而,作为挖掘停车资源潜力方式之一的共享停车工作,却推广缓慢且冷热不均,政府机关相对积极,企业则很少参与。围绕《停车条例》等交通法规的实施情况,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于今年成立了执法检查组,深入街巷胡同、居民小区、交通路口等地进行了实地检查。执法报告称,当前还存在停车资源盘活利用不够充分,社会单位或公共建筑配建停车泊位没有得到有效共享利用等问题。

  “事实上,我们在挖掘停车资源潜力方面做了不少努力。此前找过周边大厦的领导,他们也有考虑,但最终因为担心车辆晚上停后白天不开走,拒绝了共享停车的提议。”北京市海淀区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社区今年还考虑通过建设立体车位解决车位缺口问题,但征求居民意见后,业主参与率只有25%,其中超过40%的业主不同意在小区内建设立体车库,无车及已有车位的业主大多持抵触情绪,此事只能作罢。在他看来,“共享停车”要想打消商家担忧,需要相关制度予以配套,在对车主不守信停车的惩戒措施没有明确前,很难操作,“毕竟社区、企业都没有执法权”。

  此外,对于部分地区存在的私装地锁现象,有代表提出,这也属于制约车位有效利用的顽疾之一,加剧了车位紧张的问题。关于车位使用管理,有政协委员提出,应积极探索通过经济、行政、法律等手段,将各类停车设施的使用权作为一种社会资源进行统一调配和精细管理,以此提高使用效率,满足百姓需求。

  《法制日报》记者在调查期间发现,除了老小区车多位少引发的乱停车问题,有的新建小区即使车位充足,周边也存在乱停车现象。

  2012年前后,北京市朝阳区华贸城小区入住。3年后,随着小区业主陆续入住,乱停车现象发展到主路单向四车道几乎全被停满。46天,29通电线个部门,自称“投诉专业户”的市民魏先生终于说动了有关部门,在2015年对停车乱象进行了集中整治,主路乱停车问题得以缓解。2017年,由于乱停车问题依然突出,华贸城周边被列为全市秩序乱点,予以重点治理。时至今日,记者看到,华贸城周边乱停车问题依然无解,而且已扩展至周边小区,有的路段甚至曾因乱停车导致公交车被迫临时改线。

  事实上,华贸城所在的清河营区域共有5个小区,均为新建,大部分小区的车位并不紧缺,有的小区空置车位甚至过百。“不仅是主路双黄线两侧停车,就连路口到了晚上都能停满,贴条的时不时就来,可还是不治本,因为大家都知道晚上没人管。”居民的抱怨不绝于耳。

  周边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称,很多车没有停到小区内,大多是因为觉得贵,“五环外了,地下车位一个月物业收700元,我们也协调过,不过现在都是市场定价了,没招儿”。《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新建小区大多位于非核心区,但建设成本较高,造成车位价格明显高于核心区的老旧小区,又由于新建小区周边道路往往未移交市政,违法处罚力度也相对薄弱,造成车主养成了违停一天是一天的坏习惯,最终形成治理难。

  这样的情形在北京人大常委会的执法报告中同样有所体现:当前,重点路段违法停车、电动汽车专用泊位被非法占用、临街商户占用公共用地施划停车位以及违法占用消防通道停车等问题依然存在,执法力度和覆盖面还不够,未能形成持续性的执法震慑;有的地下停车设施收费较高、引导利用不够,甚至出现了闲置和挪作他用的现象。

  执法检查组认为,相关法规调整的虽然只是城市交通领域的部分环节,却是当前城市交通治理的难点、市民关注的热点和影响出行秩序的矛盾集中点,将坚持不懈地依法破解交通领域长期存在的一些痼症顽疾,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的“大城市病”,尽快围绕新规出台配套制度,营造规范有序的交通环境。

Power by DedeCms